Mirrorman

金台 夕照

北国的皇女

脸和头发有参考

我的设想总是具体到很夸张的程度,比如花窗上斑驳的光,趴在轿车上打瞌睡的猫,某位年轻作家吐出的一口思绪万千的烟。像是一场场湿漉漉的梦,印象派的色调。


然而现实是,画也画不好,写也写不出,说也难以言表。更难过的是,想忘也忘不掉。

“可怜可怜我吧。你有钱和事业,而我除了那把左轮手枪以外什么都没有啊!”

法庭上,年轻的杀人犯哭着说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档案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死者姓名:伊芙 · 西莱尔 (Eve Sailor)

性别:女

享年:27岁

出生:1953年█月█日

逝世:1980年12月24日

死因:恶性天花


备注:死者父母信息不详,曾由█████修道院抚养。死者患有眼疾,推断为幼年感染流感时的并发症,未能及时治愈。在死者因天花逝世后的同一年,天花病毒宣告绝迹。

因死者特殊身份以及████异常且饱受宗教及法律争议,不得举行公开葬礼。此外,████修道院需将该死者的遗物需全部销毁。


*一张西莱尔生前的照片,已上色*

我做了一个短暂的梦。


那是一座老城,狭窄的街道根本容不下车辆通行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瓦解的木材与化学品的味道,让我想起某个说不出名字的地方。我大概是惊动了老鼠,有什么东西从不远处一架废弃的钢琴上爬过,惊起了一段慌乱的音符。


我看到了一架高台,有人在上面。我抬头看到一双漆皮鞋,灰色的短袜,在往上是全套的礼服,一件正式场合穿的衬衣。无论是哪一部分都与这个地方极不和谐。紧接着,我尽量让自己平静地,去看他的脸。


那是一张近乎惨白的脸。他的眼睛藏在一顶黑色礼帽晦涩的阴影中,让我想起实验室中浸泡着的动物标本,被防腐酒精灼成淡黄色的眼睛。青白的嘴紧闭着。有灰色的头发从耳后探出来。


紧接着,他开口了,以一种意料之外的,颇有教养却令人不安的语调,像指甲刮过老化的琴弦,也许是许久不说话了。


“请回吧,孩子,你还没有准备好。”


在一阵令人作呕的眩晕中,天空,地面,植物和路边的房屋,似乎都像被一双大手揉碎了一般开始崩塌,里面飞出了一只只说不出名字的白色的鸟。


从梦里惊醒的时候,我发觉自己在哭。